中国代表团在国际海底管理局第24届会上关于开发规章草案第七、第八部分的发言
2018/08/07
 

  7月18日)  

    

    

  谢谢主席先生,  

  关于新草案涉及的缴费问题,中方愿意发表如下几点看法:  

  一、关于开发规章草案第七部分缴费机制,草案只规定了特许权使用费一种缴费制度。根据《执行协定》附件第8节第1条(c)款的规定,允许承包者选择特许权使用费制度或结合特许权使用费与盈利分享的制度。我们注意到不少国家对此存在关切。中国政府此前在评论意见中也提出这种建议。同时,勘探规章合同标准条款规定,承包者实际直接支出的勘探费用可作为商业生产前的部分开发成本。如仅采用特许权使用费一种制度,则承包者在勘探中产生的开发成本将无法得到体现,不利于鼓励承包者进行开发。鉴此,中国政府仍然坚持草案在规定特许权使用费的同时,增加特许权使用费与盈利分享相结合的制度,以为承包者提供更多选择。  

  二、关于缴费机制的几个具体问题  

  第一,关于缴费率问题。中方认为,草案缴费机制应更好地体现和落实《执行协定》的原则与要求。根据《执行协定》,“(缴费)制度应公平对待承包者和管理局双方”、“缴费率应不超过相同或类似矿物的陆上采矿缴费率的一般范围”。从实践来看,由于深海采矿的投资和风险远远高于陆上采矿和近海石油开采,因此其缴费率应明显低于相同或类似矿物的陆上采矿缴费率的一般或平均范围。但目前草案对缴费率问题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中方建议进一步研究。  

  第二,关于缴费范围的问题。目前草案的缴费范围过宽,似乎包括采矿的上、下游整个全产业链,不符合世界采矿立法的实践。从实际情况看,采矿一般可分为开采、运输、选冶等环节。中方认为,开采等上游环节应当属于缴费范围;运输、选冶等下游环节不应在缴费范围之内。  

  第三,关于特许权使用费率的制度设计,中方认为,开发规章既要维护全人类在“区域”内的共同利益,也要保护承包者从事深海勘探和开发的积极性。从鼓励承包者进行深海采矿商业开发考虑,中方建议,在深海矿产资源开发的初期,为承包者减免部分费用。同时在资源开发中考虑采用累进费率。  

      第四,关于草案第30条涉及的停产期间的费用收取问题。草案第30条规定,承包者因市场条件或者为保护海洋环境或保护人身健康和生命安全,可减少或暂停生产。但该条未提及停产期间的费用收取问题。考虑到保护海洋环境以及人身健康和生命安全的需要,中方认为,在停产期间应对承包者需要交纳的费用进行减免。  

  第五,关于草案第61条涉及的激励机制的资金来源问题。草案第61条规定了向与企业部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承包者提供财务鼓励的问题。中方认为,为促进企业部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区域”活动,此种对承包者的鼓励措施确有必要,并且符合《执行协定》附件第11条和第13条的规定。但草案并未规定鼓励措施的资金来源。相比之下,新开发规章草案第54条明确规定了环境责任信托基金的供资渠道。第61条是否也有必要就供资方式作出规定,建议进行进一步研究。  

  第六,新规章草案第68条第3款规定,向海管局缴纳的所有款项均应为毛额(gross),中方理解此处是否应为净额,建议澄清。该条第4款涉及承包者在特殊情况下分期缴纳费用的问题,何为“特殊情况”,建议澄清。  

  三、新草案规定了申请者或承包者需缴纳环境履约保证金、固定年费、特许权使用费、商业保险、行政费用等,费用种类繁多,承包者财务负担相对繁重。建议开发规章适当减轻承包者财务负担。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国际海底管理局代表处 版权所有